扶绥| 姚安| 慈利| 南昌县| 乌拉特前旗| 鹤岗| 柯坪| 龙陵| 安化| 阳西| 淮滨| 阎良| 井研| 塔什库尔干| 普格| 博乐| 南溪| 文水| 新竹县| 金门| 洛隆| 明光| 武汉| 宜秀| 谢通门| 福鼎| 繁昌| 博兴| 无锡| 济阳| 新竹县| 安福| 盘县| 永泰| 花溪| 淅川| 正阳| 泰安| 长海| 马边| 盈江| 兴文| 峡江| 长岭| 武邑| 叶城| 宿豫| 山西| 梨树| 海原| 正宁| 平利| 阿拉善右旗| 会同| 陵川| 新河| 布拖| 汾阳| 库伦旗| 峨边| 廉江| 闽清| 美姑| 屏东| 民丰| 平武| 松桃| 太仓| 科尔沁右翼中旗| 东营| 古蔺| 芜湖县| 零陵| 扶绥| 任县| 洱源| 渠县| 喀喇沁左翼| 南通| 阿坝| 阿克苏| 精河| 筠连| 日土| 兴安| 宝丰| 永善| 献县| 磐安| 米泉| 崇州| 武山| 莲花| 八公山| 天山天池| 彭水| 阳江|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久治| 兴海| 大竹| 华宁| 林周| 灵寿| 来宾| 青阳| 浦城| 辉南| 华亭| 高密| 海盐| 博乐| 涉县| 山阴| 广灵| 宝丰| 临海| 湖口| 大竹| 江都| 壤塘| 镇宁| 理塘| 蒲江| 镇江| 巴彦淖尔| 康乐| 龙岗| 昆山| 浮山| 依兰| 岐山| 花溪| 达孜| 同安| 嘉义市| 共和| 宿松| 华宁| 遂昌| 阿巴嘎旗| 上高| 伊宁市| 鲁甸| 曲靖| 水城| 新野| 遵化| 辽源| 古浪| 南郑| 乐亭| 涪陵| 无锡| 南溪| 博湖| 南华| 阿巴嘎旗| 铜陵县| 临沂| 头屯河| 革吉| 宁陵| 石林| 永福| 延川| 防城区| 来安| 梁子湖| 通海| 玉溪| 石棉| 梧州| 天津| 剑川| 诏安| 鹿寨| 余庆| 简阳| 尉氏| 错那| 乳源| 兴宁| 美溪| 四平| 昆山| 闽侯| 通州| 乌苏| 绥中| 瓮安| 云南| 昂昂溪| 长丰| 新竹县| 依兰| 确山| 嘉峪关| 芦山| 杜尔伯特| 鄂温克族自治旗| 木里| 治多| 馆陶| 下陆| 广平| 邻水| 苏家屯| 郓城| 垫江| 上甘岭| 天峻| 旺苍| 讷河| 麻栗坡| 温宿| 宁阳| 吉隆| 于都| 晋江| 永安| 三水| 东营| 云林| 喀喇沁左翼| 甘泉| 勉县| 蒲城| 濉溪| 周口| 都安| 揭东| 金昌| 哈尔滨| 萝北| 南木林| 南海镇| 金山| 都昌| 云霄| 磐石| 革吉| 旺苍| 康平| 益阳| 玛纳斯| 海南| 睢县| 苍溪| 江川| 龙泉| 太和| 伊通| 岱山| 佛冈| 鼎湖| 宜川| 巴里坤| 凤县| 德令哈| 湘阴| 峨眉山| 铜川| 浪卡子| 澳门葡京官网

 首页 >> 法学
禁止权利滥用的立法与实践:基于社会变迁的视角
2018-11-13 13:25 来源:《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 作者:吕绍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山东警察学院

  【摘 要】权利滥用问题是一个历久弥新的问题。随着网络社会的迅猛发展,其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影响不可低估。现行经典民法教科书大都在民法基本原则章节将禁止权利滥用原则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但《民法总则》却未将其规定为基本原则,而是将其规定在“民事权利”一章。系统梳理禁止权利滥用立法与实践的演变历史可以发现,禁止权利滥用的演变轨迹是一个从私法上的一般禁止到全面禁止,以及从私法走向公法、从国内法走向国际法的过程。禁止权利滥用演变历史的主要启示为:从供给到需求,权利在受经济社会发展制约的同时,又是解决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关键;从现实到虚拟,必须从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度认真对待权利滥用问题;从管理到治理,尊重权利是破解权利滥用问题的元治理理念。

  【关键词】禁止权利滥用;社会变迁;民法总则;社会治理

  法律是人类的精神现象,也是人类的普遍治理形式和文明的制度表达。尤其是“一切现代文明,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法律都会有反映,因为法律是对社会变迁的整体反映”。[1]“如果某些类型的变化没有在法律制度当中得到反映,那么,主要的社会变迁就根本不会发生,或者不会在社会中有效地实行。”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视角来看,公民的权利意识和享有权利的多寡以及权利的实现程度是社会文明,尤其是政治文明和法治文明的重要标志,因为“权利是一种促进人类尊严之基本条件的强有力的工具”。[2]民法作为权利法,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涉及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民法总则》的施行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举措,尤其是《民法总则》中确立的基本原则,不仅体现了当代中国的时代精神,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立法上的表达,而且作为民事活动必须遵循的一般性规则,也将统领未来民法典的编纂。[3]《民法总则》规定了平等原则、自愿原则、公平原则、诚信原则、守法原则、绿色原则等民法基本原则,却未规定禁止权利滥用原则,而现行经典民法教科书大都在民法基本原则章节将其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因此,本文基于社会变迁的视角,对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禁止权利滥用的演变予以系统梳理,并对其演变轨迹和主要启示予以分析,以进一步认识禁止权利滥用原则及其法律地位。

  一、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禁止权利滥用立法与实践的演变

  (一)大陆法系禁止权利滥用之立法与实践的演变

  从法治文明史的角度来看,法律的变迁往往具有一定的规律性,权利滥用及其禁止的法律变迁概莫能外。一般认为,权利滥用的理念源于古罗马的自然法理念。在罗马法中,有“任何人不恶用自己的财产,是国家利益之所在”[4]的原则。这是最早提出的禁止权利滥用原则。罗马法中又有“行使自己权利者,不害任何人”之法谚,[5]以及“善良生活,不害他人,各得其所”的著名格言,其中也隐含了权利不得滥用的意旨。[6]另外,古罗马法学家西塞罗说过“法之极,恶之极”(summum ius, summa injuria),实际上就蕴含着对权利进行限制的思想。豍同时,该格言“就法律层面而言,已获三点共识:其一,此项谚语,于所有法律领域,包括公法、国际法和民法及诉讼法均具有意义。其二,ius一语兼指法律及权利。其三,此项谚语的内容包括以衡平缓和严格法及克服权利滥用”。 [7]现代罗马法的研究成果表明,从《十二表法》开始至帝政以后,罗马法对所有权的限制始终是存在的。[8]但是,从整体来看,罗马法未曾出现明确的禁止权利滥用原则,其私权观念具有强烈的绝对色彩,以至于个人在权利范围内享有绝对自由之传统,直到19世纪仍在欧洲占据主导地位。[9]

  随着人类步入自由资本主义时代,权利观念发生了重大变化。“个人主义”的法权观念深刻,“权利”这个概念构成了这个概念世界的核心。[10]于是,“权利绝对”的思想形成,《法国民法典》第544条“所有权是对于物有绝对无限制的使用、收益及处分的权利”便是这种张扬的写照。到了19世纪中后期,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社会矛盾发生了新的变化。权利绝对的思想开始引起反思,法权观念也逐渐发生变迁。从所有权开始,学说上倡导“社会的所有权”思想。在此背景下,权利不得滥用的观念在司法实践中得到了落实。2018-11-13,法国科尔玛法院对“专为遮蔽邻舍阳光而修筑之烟囱”一案作出判决。学者认为该判决揭开了禁止权利滥用之序幕。1856年,法国里昂法院对于以枯竭邻地之矿泉为目的而挖掘自己土地一案作出判决,进一步推动了禁止权利滥用理论的发展。从此,法国关于权利滥用的判例涵盖了从所有权领域、合同领域到家庭关系、集体关系以及诉权的运用等几乎全部私法领域。[11]另外,德国在1787年创立了不动产“情势限制性”或“情势义务”理论。[12]《德国民法典》第226条规定:“权利的行使,不得专以损害他人为目的。”正如拉德布鲁赫在其《法学导论》中指出的:“《德国民法典》乃处于两个时代的交接点上,它的双足仍然立于自由市民的、罗马个人主义法律思想的土壤之上,但是,它的双手却已踌躇迟疑地、偶尔不时地向新的社会法律思想伸出。”从此,为适应垄断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从强调个人本位的法律思想开始转变为注重社会本位的法律思想。

  在立法上明文规定禁止权利滥用概念的是1907年《瑞士民法典》第2条。该规定在吸取德国与法国的学说判例成果的基础上,将禁止权利滥用法理推向了一个新时代。此后,绝大多数大陆法系国家都效仿德国或瑞士的立法例,在民法典中确立了禁止权利滥用的法律原则。另外,在德国,2018-11-13通过的《平等待遇法》(AGG)是对私法自治的一个重要限制,德国立法者用该法将在普通民法和劳动法中实现平等原则的四个欧盟指令转化为国内法。该法的目标是,“为阻止和消除基于种族或民族成分、性别、宗教信仰或价值观、身体缺陷或性取向等原因而对他人进行的歧视”(《平等待遇法》第1条)。我国《民法总则》虽未规定禁止权利滥用原则,但是在第5章“民事权利”中规定了“民事主体不得滥用民事权利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可见,“凡权利皆受限制,无不受限制的权利”。[13]只有对权利的行使予以限制,才能保障个人得共存共荣与社会生活的和谐,否则,权利的绝对化将如同任何事物的绝对化一样,必将产生物极必反的弊病。

  (二)英美法系禁止权利滥用之立法与实践的演变

  就英美法系而言,尽管早期不存在系统的禁止权利滥用的法理,但是存在禁止权利滥用的观念,甚至实践。如在英国,有一些土地是属于私人所有的。自19世纪工业时代以来,土地主可以在私人土地上自由地从事建筑活动,法律不能干涉。但是二战结束之后,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环境的破坏和环境的污染对人类的危害使人们认识到,土地的使用必与环境保护同步。丹宁坚决主张,再也不能固守19世纪工业时代的法律陈规了。为了公共利益,法律必须干预公民在私有地产上的建筑活动。丹宁在判案中反复强调公民不能滥用自己作为地产主的权利,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时,还必须考虑到公共利益。在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必须优先考虑公共利益。[14]

  英美法中公司人格否认之滥觞就是基于衡平之理念,是为阻止公司独立法人人格的滥用和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就具体法律关系中的特定事实,否认公司与其背后的股东各自独立的人格及股东的有限责任,责令公司的股东(包括自然人股东和法人股东)对公司的债权或公共利益直接负责,以实现公平、正义目标之要求而设置的一种法律措施。正如美国法官桑伯恩(Sanborn)所说:“公司在无充分反对理由的情形下,应被视为法人具有独立人格;但是如果公司的独立人格被用以破坏公共利益,使不法行为正当化,袒护欺诈或犯罪,法律即应将公司视为多数人之组合而已。”公司人格否认正是运用衡平原则,通过个案否认的方式矫正公司人格独立制度不合目的性的产物。诚如王泽鉴先生所言:“正义具有一般化的性格,显现在抽象的规范,适用于同类案例的多数之人。衡平则是针对个案的特性,斟酌相关情事,而求其妥当。”[15]

  随着知识产权法的产生与发展,在涉及知识产权人不正当行使其权利的问题上,美国联邦法院分别在1917年和1948年发展出“专利权滥用”和“著作权滥用”的原则,国会也就相关方面进行了立法,如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专利权滥用修正法》。[16]而在英国,在丹宁的努力下,国会先后以民事上诉法院判决的几个案件为基础,通过了一系列关于土地规划和土地使用的法案。这些法案从现代社会的发展出发,摒弃了一些传统的法律原则,在合理使用土地、保护环境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17]

作者简介

姓名:吕绍忠 工作单位:山东警察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桂林市 松榆西里社区 白远强 豁别个 上地
医学院附属医院洞头 东菜园小区 凌宵路 万和乡 八角亭
贺州湾 前所镇 阎营子村庄 丁乾 连环湖
澳门百家乐破解方法 澳门葡京平台 葡京网址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试玩
澳门百家乐破解方法 澳门葡京网站 葡京网上娱乐 澳门赌场攻略 百家乐破解方法